术苓两米五

一颗不可描述的发酵草_(:з」∠)_
众多妄图成为金凌大小姐的舅母的人之一_(:з」∠)_
真(wang)的(xiang)有两米五(×

【一世荒唐】江澄x原创女主(16)|正文完结

啊啊啊太太喜欢你|・д・。)

苏喻:

【我一世荒唐,幸不负你。】




16、


江澄这一剑,也不知是为了为难他自己,还是为难我。我每每想要转身走掉之时,只要回头看一眼他毫无血色的薄唇,和微弱起伏的胸膛,腿脚便再也迈不出一步。


我按着大夫的嘱咐每隔三个时辰撕开那些缠的严严实实的绷带给他换药,早晚扶他起来一勺一勺喂那些苦涩的药汁,江澄还偏偏不听话的如数把我塞到他嘴里的东西都吐出来。本来就一身的伤,饭吃不进去就算了都是辟过谷的人,连药都不吃,我是想走也走不了的。我恨恨的拍了拍江澄的面皮,不得不对着嘴一口口给他灌药。我本就极其讨厌那个药汁的味道,如今一半进了他腹中,另一半倒是全堵在我口腔中是挥散不去的难喝。


如此照顾了他三四日,我怕碰到他的伤口,想着我睡觉爱抱人的习惯,便也不敢上床和他同睡,每晚都趴在床边握着他冰凉的手草草睡一觉。以至于我本来早就该好的高烧,却迟迟没退下去。我趴在床边手指卷着江澄的长发忧愁的很,却是因为江澄到现在还没醒。


虽说这一剑凶险的贯穿了他心脏下方,但那副药方应当是极其有效的,更何况药方上的药我都是买的最好的,也三个时辰一换一次都没有耽搁,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半分清醒的意思。


我探着双指到江澄鼻下,气息很微弱,连那双手握在手里也还是冰凉苍白的。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心思还总往不好的方面想,这一想,整个人都害怕的缩在一角。我跪在床边轻轻伏在江澄胸口听他的心跳,也不知是绷带缠的太厚还是他真的快要不行了,我竟很难感受到曾经有力的心跳。


这一下仿佛击垮了我所有的防备,我直接趴在江澄怀里不管不顾的哭了起来。他整个人在我怀里都是凉的,像我以前摸过的死人那样。我颤抖着伸手捧住他的脸,一遍一遍蹭掉我啪嗒啪嗒流到他面庞上的眼泪,我难过的磨蹭着他的唇,无助的自语:“江澄…江澄你醒醒……”


我以为他会像我看过的话本里说的那样,连咳带喘的睁开眼,再安慰我一句:“我没事。”可他偏偏没有,他连眼皮都不曾抖动一下,我越哭越凶,失控的把他死死搂在怀里,我哽咽道:“江晚吟……江晚吟你要是再不醒我就直接把你埋了。”


他的手臂就那样静静垂在身侧,我抽噎着撒开手,看着他胸前刚刚被我撞出血的伤口,低声说:“江澄,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我要是有那么一丝妖力或者更加强盛的灵力,也许都能救你。”


我说:“江澄你别死,你死了我就没有夫君了。”


我低着头,声音平稳了许多,我摸着我剑身上属于连文其的妖纹,轻声说:“不如我还你一剑,你就该醒了。”


——————————————————————


以下见微博,你们懂得




一个假装已经看完的END.


至此正文完结,至于番外,get到的几率为百分之三,还要依据开学后作业量适当下调


本来打算再写一章稍微收收没解决的事,后来想了想,很多事情没必要说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微博会放一个一世荒唐的汇总,有微修,但主要还是嘿嘿嘿x


爱一直支持我的你们,笔芯

评论

热度(22)

  1. 术苓两米五苏喻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太太喜欢你|・д・。)